Research on the Development Origin of Medicinal Tea Formula in China

Research
蓝 宇敬  Na Yih Ching1张 林  Zhang Lin1*

Abstract

追溯药茶方剂的源流发展,探讨茶在方剂中的药用价值,为中医学者提供用茶入药的思维。方法:本论文通过对历代医书的药茶方剂梳理,探讨药茶方剂的主治病证、用法与剂型。结果:茶在诸多本草文献中有药用功效的记载,医家也常常将茶与其他中药一起运用于方剂中。结论:这种将茶与中药结合的方剂称为“药茶方剂”。中国宋代时期药茶方剂已规范成型,综观唐代至清代的历代药茶方剂,可对许多病证的治疗提供借鉴,提升药茶方剂的使用价值。

School of Chinese Medicine, Beijing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

Keyword



Introduction

从古至今,除了众所周知的针灸、推拿疗法,药茶疗法也是非常热门的中医特色治疗方案之一。药茶是什么?茶与药之间存在什么联系?为了可以更好地发掘药茶的特长,本论文将先从茶的药用价值研究入手,再逐一开展药茶的相关研究。

茶在诸多本草文献中已有记载,具有四气、五味、归经与功效主治。如唐代官修药典《新修本草》[1]除了正式收录了茶的性味、功效等,还记载了茶与其他药物的配伍能够加强其药用价值,也是首次记载了茶与药结合的本草文献,书中曰:“味甘、苦,微寒,无毒。主瘘疮,利小便,去痰、热渴,令人少睡……主下气,消宿食,作饮加茱萸、葱、姜等,良”;元代《汤液本草》[2]首次记载了茶的归经为手足厥阴经(肝、心包);清代徐大椿在《药性切用》[3]中更把茶的“清利头目”功效提升到最高位置,曰:“泻热清神,善消油腻,为清利头目专药”。因此,茶在历代中医药学方面中已有与药物同用的记载,被认可为中药。

茶具有多方面的药用价值,所以医家也常常将茶与其他中药一样运用于方剂中,这种将茶与中药结合的方剂称为“药茶方剂”,这也是本论文所研究的药茶方剂的概念。

Study method

1. 文献来源与筛选

以“茶”、“茗”等为检索词,检索文献来自唐代至清代著名代表性方书中的药茶方剂。把相关方书中方剂的数据,根据纳入与排除标准筛选信息录入,对其主治病证、用法、剂型等进行分类。

1) 《备急千金要方》

《备急千金要方》[5]成书于652年,当时茶饮文化还未流行,比茶学专著《茶经》(764年)早了112年问世。 《备急千金要方》一书最早记载了茶叶与药物配伍的方剂,只有2首药茶方剂。

2) 《外台秘要》

《外台秘要》[6]于752年成书,书中有3首药茶方剂,可以治疗脚气、阴疮等疾病。《外台秘要》书中药茶方剂 的剂型只涉及了散剂。

3) 《食医心鉴》

《食医心鉴》[7]成书于847-859年间,是一本食疗方剂的医书,记载了6首药茶方剂,可以治疗伤寒、消食、霍 乱、淋、赤白痢等病症,剂型以汤剂为主。

表 1. 唐代方书药茶方剂用茶法统计表      (单位:首)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1.png

茶与药的功能优势可以互相补助,只用一味茶叶治病,使整体功效主治显得单薄,与其他药物组成配伍可 以加强功效主治范围,可以扩充与发展药茶的药用价值[8]。

这种历程经过更迭换代而形成,后来在各种医书中皆有记载茶的用法及功效。从最初开始运用单方茶饮到 复方药茶,应用于内科、儿科、妇科、外科等临床领域。因此,医书中可见记载方剂治疗方案琳琅满目,针对 个别病家不同疾病情况,治疗病证几分相似,采用不同的治疗方案,以治病与预防为目的,异曲同工之妙, 最后会达到疗效。

2. 纳入标准

宋代王安石《临川文集·议茶法》:􏍁夫茶之为民用,等于米盐,不可一日以无􏍂[9]。茶饮已融入宋代社会日常 生活,在医学领域中亦有用茶治病的相关体现,尤其􏍁药茶􏍂一词首次出现在宋代官修方书《太平圣惠方》[10], 所以药茶方剂有了规范成型。书中的􏍁第九十七卷􏍂记载了8首􏍁药茶诸方􏍂的内容,其中包括葱豉茶、石膏茶、 薄荷茶、硫黄茶、槐芽茶、萝藦茶、皂荚芽茶与石楠芽茶[11]。

􏍁药茶诸方􏍂中的葱豉茶、石膏茶、薄荷茶与硫黄茶的方剂是其组成或用法中将茶与药物配伍使用的,然而槐 芽茶、萝藦茶、皂荚芽茶与石楠芽茶是其组成或用法中完全不含茶的方剂,却制作时取用了类似茶的叶芽位 置,并且使用了造茶的方法制作,而且其服用方法还采取了与茶相似的方式。《事类赋注》[12]记载:􏍁茶之别 者,枳壳芽、枸杞芽、枇杷芽,皆治风疾。又有皂荚芽、槐芽、柳芽,乃上春摘其芽和茶作之。􏍂由此可以看 出《太平圣惠方》的编撰者认为除了茶以外,其他植物的嫩芽部分也可以充当茶以治病疗疾。因此,这种药 茶方虽然不含茶叶,但是和我们现今所说的􏍁金银花茶􏍂或者􏍁菊花茶􏍂仍然有着不同的含义。从另一个角度说 明,在宋代的方书中凡是谈到药茶都有其明确的含义,或者是含有茶,或者是它的制作方法与饮用方法皆是 与茶相似的。

然而,本论文为了严谨起见,依然把􏍁药茶诸方􏍂中的后4首代茶方排除在统计范围之外,即本论文所有的药 茶方剂都是明确含有山茶科山茶属植物茶的方剂。

1) 三部官修方书《太平圣惠方》《圣济总录》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

表 2. 三书药茶方剂用茶法统计表      (单位:首)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2.png

宋代社会继承了唐代茶文化的习俗,在茶文化的推动下,更多医家善用茶入药。从宋代的三部官修方书中 检索得出548首药茶方剂,其中《太平圣惠方》101首(占该书方剂总量的0.6%),《圣济总录》391首(占该 书方剂总量的1.96%),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56首(占该书方剂总量的7.11%)。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成书 较前两书为晚,可见随着时代的发展,药茶方剂的数量在三部官修方书中的占比在不断增加。

(1) 宋代方书中药茶方剂的主治病证概况

《太平圣惠方》的101首药茶方剂有近25个主治病证,《圣济总录》中391首药茶方剂有49个主治病证,分别 为主治病证中排名前10位者(具体见表3、表4)。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有56首药茶方剂,8个主治病证。表 5是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所有的主治病证。

《太平圣惠方》是宋代的第一本官修方书,书中虽然涉及的主治病证范围比较广,如有疟疾、水肿、伤寒、 风疾、小儿疾病、瘰疬、妇人疾病等。

表 3. 《太平圣惠方》药茶方剂的主治病证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3.png

《太平圣惠方》卷名未标示主治证,《圣济总录》、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则在卷名中直接标示出疾病门类, 如􏍁诸风门􏍂、􏍁眼目门􏍂等。《圣济总录》的药茶方剂主要以治疗风疾为主,有127首,为该书所有391首药茶方 剂近三分之一。(具体见表4)

表 4. 《圣济总录》药茶方剂的主治病证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4.png

表 5. 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药茶方剂的主治病证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5.png

(2) 宋代方书中药茶方剂的用法概况

由于历代以来一直流传多个用茶禁忌,如􏍁茶解药毒􏍂、􏍁不能吃空心茶􏍂等。三书中未说明服用时间的药茶方 剂有207首(占三书药茶方剂数量的37.77%),􏍁不拘时候􏍂服用的药茶方剂占170首(占三书药茶方剂数量的 31.02%),两者的排名居于前列,说明了宋代医家对药茶方剂的服用时间不苛刻,不以饮茶禁忌作考量。( 具体见表6)

表 6. 宋代官修方书药茶方剂的服用时间分布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6.png

(3) 宋代方书中药茶方剂的剂型概况

唐代《食医心鉴》的药茶方剂以汤剂为主,那时煮散也逐渐流行起来。到了宋代,煮散达到巅峰时期,那时 的汤剂则减少流通。宋代三部官修方书中的药茶方剂包括内服与外用的剂型,内服包含丸剂、散剂、煮散剂、 饼剂等剂型,其中最常见的剂型是丸剂,有293首,占药茶方剂数量的53.47%;散剂其次,有191首,占药茶 方剂数量的34.85%。外用的7首方剂则均为散剂。

《伤寒总病论》[13]记载:􏍁唐自安史之乱,藩镇跋扈,至于五代,天下兵戈,道路艰难,四方草石,鲜有交通。 故医家省约,以汤为煮散􏍂,由于宋代以前处于战乱时期,很少交通工具在道路不通的情况下流动,造成资源 运输困难,导致药材收藏艰难、资源短缺,所以煮散剂的剂型得以流行。宋代大力发展医药领域,药材需求 增加,同时减少药材资源使用,以少量药材达到最佳疗效,也提高丸剂和散剂的运用。茶是容易获得的资源, 所以茶经常与方剂配伍,可以提高其药用价值,药茶方剂中的药材多是捣碎成粗末或细末使用,粉末状形式 可以使药物有效成分充分释放,易于保存,服用方便,对往后药茶方剂的发展有优势。

表 7. 宋代官修方书药茶方剂的主要剂型分布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7.png

2) 元代《御药院方》

元代《御药院方》[14]是元代的宫廷秘方,提供宫廷内需,其收方近1000首,其中有34首药茶方剂(占该书方 剂总量的3.4%)。元代宫廷接受前朝的药茶方剂,其用药经验受到认可。

表 8. 《宋御药院方》药茶方剂用茶法统计表      ( 单 位 :首)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8.png

(1) 元代方书中药茶方剂的主治病证概况

书中34首药茶方剂的主治病证范围广泛,如治风、治痰饮、治眼目病等,尤其治风病的药茶方剂有20首,占 该书药茶方剂数量的58.82%,显示了药茶方剂治疗风病有优势。(具体见表9)

表 9. 《御药院方》药茶方剂的主治病证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9.png

(2) 元代方书中药茶方剂的用法概况

《御药院方》中药茶方剂的服用时间主要以􏍁食后􏍂为主有15首(占该书药茶方剂数量的44.12%),􏍁不拘时 候􏍂服用的药茶方剂有9首(占该书药茶方剂数量的26.47%),而未说明服用时间的药茶方剂有8首(占该书药 茶方剂数量的23.53%)。􏍁临卧􏍂与􏍁食前􏍂服用的药茶方剂各1首,皆为以茶送服方,说明了在饭前及临睡前用 茶送药亦不会影响整体疗效。(具体见表10)

表 10. 《御药院方》药茶方剂的服用时间分布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10.png

(3) 元代方书中药茶方剂的剂型概况

书中的药茶方剂包括丸剂、散剂和锭剂,其中最常见的剂型以丸剂为主,占该书药茶方剂数量的67.65%, 散剂其次,占该书药茶方剂数量的29.41%。(具体见表11)

表 11. 《御药院方》药茶方剂的服用时间分布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11.png

3. 排除标准

1) 明代《普济方》

《普济方》是一部集明代以前方剂的大型方书,收方61739首,记载约1345首药茶方剂(占该书方剂总量的 2.18%)。此书的􏍁药茶􏍂专篇中仍有记载了一部分药茶方剂是来自《太平圣惠方》一书中的􏍁药茶诸方􏍂专篇, 可见药茶方剂已得到普遍认可

表 12. 《普济方》药茶方剂用茶法统计表      单 (位:首)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12.png

(1) 明代方书中药茶方剂的主治病证概况

表13是主治病证中排名前10位者。《普济方》1345首药茶方剂涉及近89个主治病证,前5位主治病证依次 为􏍁诸风门􏍂、􏍁头门􏍂、􏍁眼目门􏍂、􏍁诸疮肿门􏍂、􏍁伤寒门􏍂。

由于《普济方》卷轶浩繁,若与《圣济总录》药茶方剂的主治病证排名比较,有相似之处,如第1位排名是􏍁 诸风门􏍂,其余的相同主治病证有包含􏍁眼目门􏍂、􏍁伤寒门􏍂、􏍁积聚门􏍂、􏍁瘰疬门􏍂、􏍁泄痢门􏍂等。

表 13. 《普济方》药茶方剂的主治病证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13.png

(2) 明代方书中药茶方剂的用法概况

《普济方》中药茶方剂的服用时间主要以未说明服用时间的药茶方剂居首,有651首(占该书药茶方剂数量 的48.40%),而􏍁不拘时候􏍂服用的药茶方剂有286首(占该书药茶方剂数量的21.26%),􏍁食后􏍂服的药茶方剂 有214首(占该书药茶方剂数量的15.91%),􏍁空心􏍂服的药茶方剂有97首(占该书药茶方剂数量的7.21%)。 书中还有记载在临睡前至凌晨时段服用的药茶方剂共58首,如􏍁临卧􏍂􏍁三更􏍂􏍁四更􏍂􏍁五更􏍂服用时间,皆为以 茶送服方,更加可以说明深夜时段用茶服药也可以治病。(具体见表14)

表 14. 《普济方》药茶方剂的服用时间分布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14.png

(3) 明代方书中药茶方剂的剂型概况

《普济方》的药茶方剂包括内服与外用的剂型,内服包含丸剂、散剂、煮散剂、饼剂等剂型,其中最常见的 剂型是丸剂,有650首,占该书药茶方剂数量的48.33%;散剂其次,有464首,占该书药茶方剂数量的34.50%。 煮散剂、外用等剂型所占比例与丸、散剂形成较大反差。

表 15. 《普济方》药茶方剂的主要剂型分布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15.png

2) 清代《医宗金鉴》

《医宗金鉴》成书于1742年,作为一部大型医学丛书,采集了各种历代医书的精华,收方1265首,其中亦有 57首药茶方剂(占该书方剂总量的4.51%)

表 16. 《医宗金鉴》药茶方剂用茶法统计表      单 (位:首)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16.png

(1) 清代医书中药茶方剂的主治病证概况

表17是书中所有药茶方剂的主治病证,有57首药茶方剂涉及7个主治病证,治疗眼目病、疮疡、风疾、头面 疾、儿科病等。与《普济方》所列的主治病证也有相似之处,共同有治疗眼目疾病、疮肿疾病、风疾、头面疾 及儿科病。

表 17. 《医宗金鉴》药茶方剂的主治病证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17.png

(2) 清代医书中药茶方剂的用法概况

《医宗金鉴》中药茶方剂的服用时间以未说明服用时间的药茶方剂居首,有24首(占该书药茶方剂数量的 42.11%),􏍁空心􏍂服的药茶方剂有18首(占该书药茶方剂数量的31.58%),􏍁食后􏍂服的药茶方剂有6首(占该 书药茶方剂数量的10.52%)。􏍁食前􏍂与􏍁不拘时候􏍂服用的药茶方剂分别为5首与4首。(具体见表18)

表 18. 《医宗金鉴》药茶方剂的服用时间分布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18.png

(3) 清代医书中药茶方剂的剂型概况

书中的药茶方剂剂型,结合前面宋、元、明代的剂型,也以丸剂使用为主,占该书药茶方剂数量的49.12%, 外用剂型其次,因其大多是研细末与茶清调敷外用,占该书药茶方剂数量的24.56%,第三位是散剂使用,占 该书药茶方剂数量的14.04%,可知药茶方剂的组成配伍适合用于丸剂、散剂的剂型。(具体见表19)

表 19. 《医宗金鉴》药茶方剂的主要剂型分布

http://dam.zipot.com:8080/sites/jnh/images/N0300050105_image/Table_jnh_05_05_T19.png

Conclusions

综上所述,宋代是“药茶”概念成型之时,适逢当时茶文化处于鼎盛时期,故而药茶方剂的使用也出现了一个巅峰时期。由于宋代方剂的剂型是以丸剂与散剂为主,因此药茶方剂也多见丸散剂,使用方便,便于保存。药茶方剂的主治病证以风疾与眼目疾为主,其服用时间大多未明确规定,用法中的“不拘时候”也说明了服用时间的灵活性。综观本研究的历代药茶方剂,证明了茶可以和中药一起使用,茶有其独特的药用价值,药茶方剂的使用对临床治疗有切实的借鉴意义。

References

1  [1] Su J. Newly Revised Materia Medica(Copy Edition)[M]. Shang ZJ, ed. Hefei: Anhui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ress, (1981). 

2  [2] Wang HG. Materia Medica for Decoctions[M]. Beijing: China Pres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, (2013). 

3  [3] Xu DC. Xu Da-Chun’s Complete Treatise on Medicine[M]. Beijing: People’s Medical Publishing House, (1988). 

4  [4] Qian SL, Yao GK, Gao JE. Collection of Past Dynasties Tea Poem Books(Tang Dynasty Volume)[M]. Shanghai: Shanghai Culture Publishing House, (2015). 

5  [5] Sun SM. Important Formulas Worth a Thousand Gold Pieces for Emergency[M]. Beijing: People’s Medical Publishing House, (1996). 

6  [6] Wang T. Arcane Essentials from the Imperial Library[M]. Beijing: People’s Medical Publishing House, (1982), p.856. 

7  [7] Meng S. Materia Medica for Dietary Therapy[M]. Shang ZJ, ed. Hefei: Anhui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ress, (2003). 

8  [8] Zheng Y. “chá míng tāng yào ” and “ yǐn zi ”[J]. Tea Economic Information, Vol.02, (2005), pp.24-26. 

9  [9] Yong R, Ji Y. Photocopy of the Complete Library in the Four Branches of Literature in Wenyuange Imperial Library(Vol. 1105): Linchuan Collection[M]. Taipei: Taiwan Commercial Press, (1986), p.580. 

10  [10] Mao X. Research on the historical origins of medicinal tea[J]. Chinese Traditional Patent Medicine, Vol.14, No.1, (1992), pp.41-42. 

11  [11] Wang HY. Formulas from Benevolent Sages Compiled during the Taiping Era[M]. Beijing: People’s Medical Publishing House, (1982), pp.3128-3129. 

12  [12] Zhu ZZ, Shen DM, Zeng Q. Collection of Ancient Chinese Tea Books[M]. Shanghai: Shanghai Culture Publishing House, (2017), p.83. 

13  [13] Pang AS. General Treatise on the Diseases of Cold Damage[M]. Zou DC, Liu HS, eds. Beijing: People’s Medical Publishing House, (1989), p.158. 

14  [14] Xu GZ. Secret Formulas from the Imperial Pharmacy[M]. Wang SM, Guan X, eds. Beijing: People’s Medical Publishing House, (1992).